跳到主要內容

最低薪資保障 沒配套只是空談

「我們確實與時俱進,不斷檢討改進」― 中華職棒聯盟會長 趙守博

在黑象事件後,中華職棒聯盟為了安撫各界對其不滿的情緒,日前會長趙守博對媒體透露,聯盟除了自身檢討外,現在正在研究如何推動球員最低薪資制度與退休保障制度,為聯盟制度與環境上的改革踏出第一步。趙會長的想法與舉動值得激賞,可是能否真的付諸實踐,在人們心中還是存著莫大的疑問。

相信曾經當過勞委會主委的趙會長,在勞資結構的建立與糾紛排解方面有一定專業性,可是在推動這次的改革方案時,於執行步驟上顯得有點操之過急,其中有許多困難必須事先克服,否則最低薪資保障制終究只是喊口號而已。

首先,趙會長必須說服球團們把聯盟制度的決策權從領隊會議回歸給聯盟。

長期關心中職的球迷們都知道,中職真正的決策者並不是檯面上的中職會長,而是由球團老闆所主導的領隊會議;說穿了,中職會長只是球團老闆的橡皮圖章,因此就算趙會長有意為球員們爭取制度上的改革,但是只要領隊會議投出否決票,那麼趙會長的一片真心,將換回老闆們的絕情,「改革」兩字最終只能成為新聞媒體上的歷史標題。所以趙會長所有的制度與環境改革,必須在球團老闆們會「釋出權力」的大前提下才能夠付諸實踐,如果趙會長沒有這項把握,那麼這一些都將是空談。

再者,就算是球團老闆們願意設立「最低保障薪資」,可是聯盟要如何計算薪資的最低門檻?解決此問題之前,趙會長須先設立相關的配套措施,而最正規的作法就是要保證球員工會的建立。由於「最低保障薪資」的決定權應該是經過勞資雙方對等談判與協商後,才能夠訂出最符合雙方利益的條款;如果沒有對等的談話機制,依舊由資方一手掌控薪資高低,那麼「最低保障薪資」制度設立的意義並不大。

以國外職棒為例,美國大聯盟今年最低保障年薪是40萬美金,以12月1日上午的即期匯率來計算,等同於1288萬新台幣;日本職棒一軍最低保障年薪是1500萬日圓,相當於554萬新台幣;韓國職棒最低保障年薪是2400萬韓元,折合新台幣大約是66.5萬元,與美、日不同的是,韓國基本薪資沒有一、二軍的區別,等於是所有選手的基本薪資。其中,大聯盟與日職都有正式的球員工會:大聯盟球員工會(Major League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MLBPA)和日本職業野球選手會(Japan Professional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JPBPA),而這兩國的球員最低保障薪資,都是經過長期的勞資對談後所出現的產物,並不是單方面的由資方或是勞方決定一切。

相對的,韓職沒有正式的球員工會,只有選手協議會(Korea Professional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KPBPA),雖然英文名與美、日都很像,但KPBPA只是一個由球員發起的私人組織,並不是法律上認可的工會,所以在法律上的定位與一般工會不同,最重要的是它並不具有和資方交涉的權力。當韓職在計算最低保障薪資時,資方雖然有徵詢勞方的意見,但是基本上是由資方單方面決定,這也可能是韓國的最低薪資遠低於美國與日本的原因之一。根據南韓媒體指出,2009年球季韓職有463位選手,其中有178人是拿最低薪資,占整體球員的38%。另外,目前中職有25人,大約19%,是領低於5萬5000元以下的月薪。

不過,韓職有自由球員制度的加持,如此一來,韓國球員目標將會是在得到自由球員資格之前,力求上進,好提升自己未來的身價。據統計現在至少有100名韓職球員的年薪是在1億韓元以上,相當於274萬新台幣,平均月薪22萬。反觀,在中職現有的132位球員當中,月薪能上20萬級的球員大約只有20人,整體比例遠遜於韓職。

由此可見,如果中職想效法國外職棒建立起「最低保障薪資」制,其他的配套措施,如球員工會或是自由球員制度都應該先行設立,才能夠相輔相成的改善整體的職棒環境,缺一不可。不過,最後的成敗關鍵還是掌握在球團老闆們的手上,如果老闆們不願意釋出權力,讓趙會長放手一搏,那麼任何改革的想法都是不切實際的空談。

原刊於:udn:最低薪資保障 沒配套只是空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LB三大富豪 Yankees Red Sox 沾不上邊

大聯盟富豪榜系列下

隨著大聯盟球季開打,不僅僅是球員的身價與合約被媒體拿來討論,如今就連大聯盟老闆們的身價,也成為許多球迷們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近年來,在金融海嘯和歐債風暴等,眾多金融危機之後,大聯盟這些大老闆們的資產也都經過一番大搬風。

有趣的是,許多小市場球團的老闆們,反而在眾多富豪的30支球團中,脫穎而出,令人訝異。而以下就是根據美國媒體報導所列出的大聯盟10大富豪中的前三名。

巔峰時間太短 千禧世代強投進名人堂有難度

又是到了一年一度美國棒球名人堂票選時刻,過去幾年都曾在此分析許多爭議頗多的話題人物,能否入主棒球名人堂的優勝劣敗,今年也不例外為各位分析一些首次有機會登上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一代猛將,而這次就讓我們來以千禧世代出道的強投為主題,想必能夠勾起許多老球迷對這些球員的回憶。

聖路易紅雀:卡本特(Chris Carpenter)

許多人有所不知卡本特是由藍鳥隊開始發跡,但是一開始他的表現並不搶眼,反而同窗好友哈勒戴(Roy Halladay)得到不少媒體目光。不過他強投天賦乃是難以磨滅,被交易至紅雀後,經過改造後的他終於揚眉吐氣。來到聖路易後,練出一顆犀利伸卡球的卡本特,很快站上王牌位置,而他也以這顆伸卡球來回報紅雀,分別於2006與2011年為紅雀迎來兩座世界大賽的冠軍獎盃,值得一提是於2011年國聯冠軍戰關鍵之戰,他硬是技壓與他一時瑜亮的哈勒戴,帶領球隊晉級世界大賽,並且一路把冠軍盃給捧回家。

想搶季後賽生機 天使仍需「大鱒」楚奧特出面

身為這個世代裡No. 1,天使外野手楚奧特(Mike Trout)一直以來備受媒體、球團與球迷們關注,期望他能夠為天使找回過去稱霸美聯西區雄風,可是事情總是會出現事與願違情況。過去5季以來,天使僅僅在2014年淺嚐過季後賽滋味,但是季後賽勝場數至今終究還是掛零,楚奧特價值因此遭受質疑。

早在2017球季開季之初,不少專家們認為天使是時候該把這位現今場上最佳球員交易出去,好為天使換得一個更加光明未來。不過,天使菜鳥總管艾培爾(Billy Eppler)與主帥索夏(Mike Scioscia)並沒有隨著媒體起舞,依舊對楚奧特深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