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最低薪資保障 沒配套只是空談

「我們確實與時俱進,不斷檢討改進」― 中華職棒聯盟會長 趙守博

在黑象事件後,中華職棒聯盟為了安撫各界對其不滿的情緒,日前會長趙守博對媒體透露,聯盟除了自身檢討外,現在正在研究如何推動球員最低薪資制度與退休保障制度,為聯盟制度與環境上的改革踏出第一步。趙會長的想法與舉動值得激賞,可是能否真的付諸實踐,在人們心中還是存著莫大的疑問。

相信曾經當過勞委會主委的趙會長,在勞資結構的建立與糾紛排解方面有一定專業性,可是在推動這次的改革方案時,於執行步驟上顯得有點操之過急,其中有許多困難必須事先克服,否則最低薪資保障制終究只是喊口號而已。

首先,趙會長必須說服球團們把聯盟制度的決策權從領隊會議回歸給聯盟。

長期關心中職的球迷們都知道,中職真正的決策者並不是檯面上的中職會長,而是由球團老闆所主導的領隊會議;說穿了,中職會長只是球團老闆的橡皮圖章,因此就算趙會長有意為球員們爭取制度上的改革,但是只要領隊會議投出否決票,那麼趙會長的一片真心,將換回老闆們的絕情,「改革」兩字最終只能成為新聞媒體上的歷史標題。所以趙會長所有的制度與環境改革,必須在球團老闆們會「釋出權力」的大前提下才能夠付諸實踐,如果趙會長沒有這項把握,那麼這一些都將是空談。

再者,就算是球團老闆們願意設立「最低保障薪資」,可是聯盟要如何計算薪資的最低門檻?解決此問題之前,趙會長須先設立相關的配套措施,而最正規的作法就是要保證球員工會的建立。由於「最低保障薪資」的決定權應該是經過勞資雙方對等談判與協商後,才能夠訂出最符合雙方利益的條款;如果沒有對等的談話機制,依舊由資方一手掌控薪資高低,那麼「最低保障薪資」制度設立的意義並不大。

以國外職棒為例,美國大聯盟今年最低保障年薪是40萬美金,以12月1日上午的即期匯率來計算,等同於1288萬新台幣;日本職棒一軍最低保障年薪是1500萬日圓,相當於554萬新台幣;韓國職棒最低保障年薪是2400萬韓元,折合新台幣大約是66.5萬元,與美、日不同的是,韓國基本薪資沒有一、二軍的區別,等於是所有選手的基本薪資。其中,大聯盟與日職都有正式的球員工會:大聯盟球員工會(Major League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MLBPA)和日本職業野球選手會(Japan Professional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JPBPA),而這兩國的球員最低保障薪資,都是經過長期的勞資對談後所出現的產物,並不是單方面的由資方或是勞方決定一切。

相對的,韓職沒有正式的球員工會,只有選手協議會(Korea Professional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KPBPA),雖然英文名與美、日都很像,但KPBPA只是一個由球員發起的私人組織,並不是法律上認可的工會,所以在法律上的定位與一般工會不同,最重要的是它並不具有和資方交涉的權力。當韓職在計算最低保障薪資時,資方雖然有徵詢勞方的意見,但是基本上是由資方單方面決定,這也可能是韓國的最低薪資遠低於美國與日本的原因之一。根據南韓媒體指出,2009年球季韓職有463位選手,其中有178人是拿最低薪資,占整體球員的38%。另外,目前中職有25人,大約19%,是領低於5萬5000元以下的月薪。

不過,韓職有自由球員制度的加持,如此一來,韓國球員目標將會是在得到自由球員資格之前,力求上進,好提升自己未來的身價。據統計現在至少有100名韓職球員的年薪是在1億韓元以上,相當於274萬新台幣,平均月薪22萬。反觀,在中職現有的132位球員當中,月薪能上20萬級的球員大約只有20人,整體比例遠遜於韓職。

由此可見,如果中職想效法國外職棒建立起「最低保障薪資」制,其他的配套措施,如球員工會或是自由球員制度都應該先行設立,才能夠相輔相成的改善整體的職棒環境,缺一不可。不過,最後的成敗關鍵還是掌握在球團老闆們的手上,如果老闆們不願意釋出權力,讓趙會長放手一搏,那麼任何改革的想法都是不切實際的空談。

原刊於:udn:最低薪資保障 沒配套只是空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郭總的困境 反映台灣棒運發展窘況

自從胡智為、張進德日前宣布想參與大聯盟春訓,婉拒加入中華隊後,再加上先前已告知棒
協不打經典賽的旅美投手群曾仁和、王維中,以及日前宣布退出的陳偉殷,加上中信兄弟隊鄭凱文、陳鴻文,至今不願意參賽的選手已經多達7人。這樣的情況,令原本投手戰力就十分吃緊的中華隊雪上加霜。眼看明年經典賽的開打日越來越近,但是中華隊召兵買馬的進度卻依舊沒有好轉,如此前所未見的困境在台灣棒球史上十分罕見。

對於中華隊組隊不順的困境,主帥郭泰源總教練一如球員時期的不形於色,面對媒體訪問時淡定的表示:「船到橋頭自然直」,似乎對補強經典賽投手戰力已有了備案。但是,話說回來,中華隊之所以會陷入徵召不力的泥沼,其實和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棒運發展與棒球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必須要從2001年在台灣舉辦的世界盃棒球賽開始說起。

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就當社會大眾正在歡度2017年到來的同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們之所以苦惱,是因為手握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選票的作家們必須在2016年的除夕夜前,把手中神聖的選票送出。由於這一屆有資格列入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人選,大多數都是禁藥時代的一代球星,因此也讓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放榜名單格外具有話題性。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截至上週二為止,在總計435張有資格選票中,已有122張寄回計票所。而在寄回的有效票裡,媒體發現有很多過去深受禁藥疑雲的大球星,如:邦茲(Barry Bonds)、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和曼尼(Manny Ramirez)等,都獲得不少選票的支持,甚至許多得票數都已經十分接近進入名人堂的75%入選門檻。

MLB三大富豪 Yankees Red Sox 沾不上邊

大聯盟富豪榜系列下

隨著大聯盟球季開打,不僅僅是球員的身價與合約被媒體拿來討論,如今就連大聯盟老闆們的身價,也成為許多球迷們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近年來,在金融海嘯和歐債風暴等,眾多金融危機之後,大聯盟這些大老闆們的資產也都經過一番大搬風。

有趣的是,許多小市場球團的老闆們,反而在眾多富豪的30支球團中,脫穎而出,令人訝異。而以下就是根據美國媒體報導所列出的大聯盟10大富豪中的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