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 星期二

假球案查一角 又將草草落幕?

在過去這兩禮拜裡,兄弟象打假球案曾一度是全國最熱門的話題、媒體八卦的焦點,正當球迷們在擔心兄弟會不會就此解散的時刻,洪老闆悄悄的卸下領隊的職務,並對人事做了一番變動,變相的和死忠象迷說「明年繼續支持兄弟吧」!

就目前檢方所偵辦的進度與過去四次相比,其實進展並不大,希望本次打假球事件不會在抓到幾個指標性球員後,就此告一段落。但如果真的是這樣,不禁要問,這真的是國人所期待的結果嗎?

根據過去的例子,檢方在偵辦此類案子時有不少雷同之處,很值得球迷們一探究竟。

首先,自1997年的黑鷹事件開始到今年的黑象事件,檢方似乎都是針對特定的單一球隊為偵辦對象。從1997年的時報鷹隊開始,到2005年的La New熊隊,接著是2007年的中信鯨隊,然後是2008年的米迪亞暴龍隊,直到現在的兄弟象隊,每一次的打假球事件檢方似乎都只有掌握一支球隊的證據,而這些證據多半都是針對球員而來。

再者,由於證據薄弱,檢調單位在辦案總是以球員為主要的偵辦對象。請見下表:


從表中可明顯看出,每次的簽賭事件,檢方都是大動作的去調查球員,並在最後將其起訴,其中最叫人吃驚的是在黑熊與黑鯨事件裡,只有球員遭到起訴,其背後的始作俑者依舊逍遙法外,這也難怪簽賭案會接連的發生。當然檢調一定有其辦案的苦衷,許多認真的檢察官是值得民眾們鼓勵的,但台灣的司法單位在這類案件時的態度與偵辦方向實在教人難以認同。

然而中職的生計並不會因為少了一隊而被影響,從過去案件裡,除了La New和兄弟以外,其他的球團在經歷此類案件後,都因不同理由解散球隊,中職的球隊從原本全盛時期的七隊減到現在的四隊,但假球出現的頻率反而越來越高,而簽賭案往往則因為球團的解散而無法向下繼續偵辦。不禁讓人懷疑,檢調與中職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默契,永遠都給中職機會,讓它有能夠繼續生存下去的空間。

也由於在這12年裡,司法總是能讓這已經奄奄一息的彆腳聯盟繼續苟延殘喘的經營下去,球賽也如期開打,所以聯盟對現有的制度與球員的生活都沒有做出任何有效的改進。看起來,打假球對聯盟與其他球團老闆來說,並無法讓他們對經營上做出任何改變,每次到了事件發生後,總是會看到球團與聯盟主事者出面請球迷們要對清白的球員們與聯盟有信心,並希望球迷再給中職一次重生的機會。

而可愛的台灣球迷永遠都給聯盟與球團機會,這也是為什麼經過幾次假球事件後,球迷總是會回籠。但是反過來看,球團主事者們是否有給過球迷機會?當時報鷹、三商虎、味全龍、米迪亞暴龍、中信鯨解散時,請問哪一位中職主事者出來為球迷們想過?

當自己喜愛的球團解散時,球迷心中所留下的傷痕是難以磨滅的,但每當打假球案發生時,請問這些球團主事者們究竟做何感想?日前兄弟象迷上街頭要求身為聯盟高層的趙守博與李文彬為打假球負起責任,但回歸根源,他們連負責任的資格都沒有!

眾所皆知,雖然在形式上中華職棒聯盟是該負起責任的單位,但是這些上街頭的球迷應該也知道,由球團老闆們組成的領隊會議才是中職真正的決策者。如果真的要負責,應該是那些反對改革的球團老闆們,尤其是在領隊會議中最具主導地位的兄弟隊,其實才該為中職現今的大環境負起最大的責任。

當然兄弟隊洪氏家族對台灣棒球的貢獻是有目共睹與不可抹滅的,但是當他們握有台灣職棒的生殺大權時,他們卻站在守舊的立場,現在反而要博得政府與球迷的同情,實在教人難以理解。

隨著洪老闆出面表示兄弟還有明年的同時,整個黑象事件逐漸的從新聞媒體上退燒,由於其新聞性不再,預料此次事件將會與前四次的打假球案一樣就此打住。過去兩個星期各大政論節目一再要求檢調要揪出簽賭案幕後藏鏡人的要求,可能也會因為媒體不再爭先恐後的報導此事件而失去迫切性。

自1997年的黑鷹到今年的黑象,當年打擊黑金有功的法務部長馬英九現在已經貴為總統,但是簽賭與打假球依然存於台灣職棒圈中。明年究竟還會不會有假球?沒人說得準,如果真的不幸再次發生,還有多少球迷可以繼續「不離不棄」?

原刊於:udn:假球案查一角 又將草草落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