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費城人撈到Cliff Lee 苦了藍鳥

731大限―美聯東區總管們今年的最後決戰(四)

731大限已經進入黃金倒數72小時的階段,根據歷史的經驗,最後的72小時通常才會是交易最熱絡的時刻。雖然Roy Halladay的交易案隨著他今天(美國時間29日)上場先發出戰水手之後,熱度銳減,但是在過去24小時中,多支之前動作極少的球隊卻在這個時刻頻頻出手。

一直以來動作最多的費城人隊,自從拒絕交易年輕右投Kyle Drabek給藍鳥後,正式宣佈退出爭奪Roy Halladay的行列,改而去競標印地安人的Cliff Lee。最後費城人用Jason Knapp、Carlos Carrasco、Jason Donald和Lou Marson換到Cliff Lee,而這份名單竟然正好是藍鳥之前回絕費城人的提案。另一方面,費城人退出交易Halladay後,取而代之的是遊騎兵、天使和過去一直都在檯面下的紅襪、道奇與洋基。

紅襪總管Theo Epstein對此交易之所以能洞悉情勢,全拜費城人所賜。據波士頓先驅報表示,藍鳥已回絕了紅襪的幾個提案,不過紅襪高層似乎對此交易案還是胸有成竹,為了與藍鳥進一步協商,紅襪甚至在交易名單中放進了年輕投手Clay Buchholz作為交易的籌碼,但在Ryan Westmoreland、Casey Kelly和Daniel Bard這幾位年輕新秀上仍不做任何讓步,所以紅襪很有可能會讓第三隊加入此交易案,而道奇就是熱門人選的其中之一。(詳情請見:「道奇搶哈勒戴 胡金龍被打包?」)

由於費城人的轉向,掛一漏萬的藍鳥總管J.P. Ricciardi已經喪失許多談判的籌碼。就目前來看,藍鳥將面對的紅襪和洋基都是它最不想做交易的隊伍,至於心有餘但力不足的遊騎兵隊,手上雖有大把的新秀可以讓藍鳥選擇,可是就欠大聯盟的資助,好讓它可以吃下Roy Halladay剩下的合約。

不肯委曲求全的Ricciardi還在等待可以讓他心動的提案,但是ESPN.com的分析師Peter Gammons認為Ricciardi太好高騖遠,不知大勢已去,眼看現下菜單上好的提案已經所剩無幾,Ricciardi強硬的態度將會使藍鳥陷入全盤皆輸的局面。CBS Sports轉述一名不具名的球團高層表示,今年的731大限是藍鳥想換走Halladay最好的時機,如果交易延到季後的話,藍鳥將嚐不到任何甜頭。這位球團高層說:「現在得到Halladay,少說可以用他在兩次的季後賽(今年和明年),這樣子才符合球隊最大的經濟效益。」如此看來,Ricciardi已錯過交易Halladay的最佳時刻,就算在731前能交易Halladay,藍鳥也等於必須要接受次級的提案。其實藍鳥大可不必換走Roy Halladay,但約滿後必須要想盡辦法留住Halladay的心,不過就今日藍鳥與水手之戰來看,如果藍鳥的打擊火力不再接再厲,空有一身好本領的 Halladay,也是徒勞無功。

至於失去建仔的洋基,今年的動作真是少之又少。紐約時報的Joel Sherman認為,今年洋基極有可能就讓紅襪奪得Halladay。Sherman從他的消息來源得知,洋基總管Brian Cashman目前還沒有向經營者Steinbrenner家族提出增加薪資空間的要求,再加上藍鳥曾經一口氣向洋基要Joba Chamberlain和Phil Hughes,由於洋基不可能為了Halladay而交出這兩位明日之星,據推測洋基因而可能不會成為此交易的程咬金。

就在這黃金72小時內,費城人峰迴路轉的從市場中補強到它所希望的先發投手Cliff Lee。Lee雖然不是費城人的第一志願,但是考上第二志願也是足以讓費城人如虎添翼,並為今年衛冕世界大賽冠軍做好準備。至於手握王牌Roy Halladay的藍鳥,現今狀況已和上個星期不可同日而語,在同區對手紅襪與洋基的威脅利誘之下,手中握有的談判籌碼越來越少的藍鳥,在這與時間賽跑的爭奪戰中,是否會成為今夏最大的輸家呢?

原刊於: udn: 費城人撈到克里夫李 苦了藍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郭總的困境 反映台灣棒運發展窘況

自從胡智為、張進德日前宣布想參與大聯盟春訓,婉拒加入中華隊後,再加上先前已告知棒
協不打經典賽的旅美投手群曾仁和、王維中,以及日前宣布退出的陳偉殷,加上中信兄弟隊鄭凱文、陳鴻文,至今不願意參賽的選手已經多達7人。這樣的情況,令原本投手戰力就十分吃緊的中華隊雪上加霜。眼看明年經典賽的開打日越來越近,但是中華隊召兵買馬的進度卻依舊沒有好轉,如此前所未見的困境在台灣棒球史上十分罕見。

對於中華隊組隊不順的困境,主帥郭泰源總教練一如球員時期的不形於色,面對媒體訪問時淡定的表示:「船到橋頭自然直」,似乎對補強經典賽投手戰力已有了備案。但是,話說回來,中華隊之所以會陷入徵召不力的泥沼,其實和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棒運發展與棒球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必須要從2001年在台灣舉辦的世界盃棒球賽開始說起。

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就當社會大眾正在歡度2017年到來的同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們之所以苦惱,是因為手握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選票的作家們必須在2016年的除夕夜前,把手中神聖的選票送出。由於這一屆有資格列入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人選,大多數都是禁藥時代的一代球星,因此也讓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放榜名單格外具有話題性。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截至上週二為止,在總計435張有資格選票中,已有122張寄回計票所。而在寄回的有效票裡,媒體發現有很多過去深受禁藥疑雲的大球星,如:邦茲(Barry Bonds)、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和曼尼(Manny Ramirez)等,都獲得不少選票的支持,甚至許多得票數都已經十分接近進入名人堂的75%入選門檻。

想搶季後賽生機 天使仍需「大鱒」楚奧特出面

身為這個世代裡No. 1,天使外野手楚奧特(Mike Trout)一直以來備受媒體、球團與球迷們關注,期望他能夠為天使找回過去稱霸美聯西區雄風,可是事情總是會出現事與願違情況。過去5季以來,天使僅僅在2014年淺嚐過季後賽滋味,但是季後賽勝場數至今終究還是掛零,楚奧特價值因此遭受質疑。

早在2017球季開季之初,不少專家們認為天使是時候該把這位現今場上最佳球員交易出去,好為天使換得一個更加光明未來。不過,天使菜鳥總管艾培爾(Billy Eppler)與主帥索夏(Mike Scioscia)並沒有隨著媒體起舞,依舊對楚奧特深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