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 星期一

加拿大國球再度揚威奧運(下)

由於本屆奧運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加拿大冰球在地主隊與國球的雙重身份下,輸不得的壓力更是比過去幾屆奧運都來得沉重。而加拿大民眾對冰球隊的期望,除了金牌以外,其他任何的選項都象徵的溫哥華奧運的失利。

在加拿大人的觀念中,如果加拿大男子冰球隊沒有辦法拿下奧運金牌,不管當屆加拿大拿下多少獎牌,少了男子冰球金牌的加持,任何獎牌都顯得暗淡無光。由此可見,身為加拿大男子冰球隊總經理的Steve Yzerman從Wayne Gretzky手中接下的可是個燙手山芋。

雖然Yzerman在冰球界的名氣也許不如Gretzky,但是他在本屆奧運幫加拿大在幕後運籌維握所展現出的功力,跟Gretzky比起來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Yzerman所擔負的不只是幫助男子冰球隊奪得金牌的任務,他還必須洗刷2006杜林冬奧兵敗之恥。

自1998年NHL開放球員打奧運開始,加拿大其實更是面臨到國際列強的挑戰,只因為隨著冰球在歐洲的成長,歐洲球員在NHL已經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1998年長野冬奧,加拿大信誓旦旦的由Gretzky領軍,就是為了金牌,但是金牌卻被剛竄起的捷克拿走。雖然於2002年加拿大奪回了失去的榮耀,可是沒想到在接下來的杜林,加拿大只以第7名作收,而金牌則是被北歐強權瑞典給帶回家。

2006年冬奧可說是加拿大冰球國恥之役,雖然當時的陣容是和在2004年奪下世界杯冰球賽冠軍如出一轍,這出乎意料的慘敗讓Yzerman意識到,國際賽場上變化無常,在一場定生死的情況下,小蝦米也有可能吞下大鯨魚。

對於溫哥華奧運,最讓Yzerman憂心的是,加拿大隊員會因為有主場優勢的加持,就認為金牌唾手可得,如果在錯誤的時間,錯失了一場球,不只是金牌,甚至奪牌的機會可能都沒有,如此一來,Yzerman除了在球員選材方面特別琢磨之外,在資料蒐集方面更是做好準備,他在接受媒體時表示,就算是面對實力較差的隊伍,加拿大還是必須以獅子搏兔的心態來面對每一場比賽。

Yzerman的憂慮果然在本屆冰球預賽中出現,在預賽的4場比賽中,加拿大除了第1場和最後1場是以壓倒性的比數打敗對手外,其中對實力不強的瑞士是在驚濤駭浪中以PK賽勝出。而在出戰原先不被大家所看好的美國隊時,加拿大更是意外的敗給美國隊。在預賽中的跌跌撞撞,不但讓加拿大的隊員們了解到國際比賽的現實,同時也讓一直以冰球為自傲的加拿大國民知道,他們的奪金美夢很有可能在自己的土地上幻滅,金牌也很有可能會帶在非加拿大國家隊員的脖子上。而輿論同時也把矛頭指向加拿大總教練Mike Babcock在用人方面的不當,其中門將的調度是其首要重點。

有了如此的認知,Mike Babcock不得不把沙場老將Martin Brodeur調離先發門將的位置,並讓溫哥華加人隊(Vancouver Canucks)的Roberto Luongo成為主戰門將。雖然Luongo的狀況也非最佳,從金牌正規賽最後27秒被美國隊追平比數可明顯看出其弱點,但是加拿大的教練團能在關鍵時刻勇於改變的自覺是值得學習的,也由於必要的改變,讓加拿大能夠贏得奧運最重要的一面金牌。

學習低頭並勇於認錯是強者的哲學之一,加拿大冰球國家隊的例子就是一部活生生強權復興史,不管是在賽事開始之前,或是賽事開始之後,不斷的為現實做改變乃現代運動強權維持其霸主地位所必須要有的自覺。

原刊於:udn:勇於認錯 加拿大冰球復興關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