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從胡志強市長的提議開始

台中市長胡志強日前在議會接受質詢時,提出了用市政資源去經營職棒隊的想法。這在目前經濟狀況不佳的台灣來說,實屬難得。在台灣有幾個政府首長能像胡志強一樣敢在大環境不佳的情況下還跳出來提出比較具體的辦法來拯救職棒?況且胡志強所提出的,並不是像體委會所提出的天馬行空方案。

姑且不論胡市長所提出的建議是否可行,政府首長花在想讓地方人民享有屬於當地職棒球隊的理念的這份心思,是值得鼓勵的。中華職棒終究是一個私人營利企業,所以台灣的地方政府對職棒球隊的歸屬感始終都不是那麼強烈。再加上台北地區掌握了大約600萬的人口的優勢,讓想在非台北地方經營的球隊們不敢輕易放棄台北這塊可觀的市場。而胡市長日前所提出的這個構想, 其實正好點出了一個中華職棒一直以來所無法落實的「屬地主義」概念。

所謂的屬地主義, 在國外早已實行多年. 在加拿大的溫哥華地區,只是要愛看體育的人,90%是當地的冰球隊溫哥華加人隊(Vancouver Canucks)的球迷。就算加人隊歷經許多次擁有權轉移(其中更有被賣給美國商人),球迷們還是死忠的支持加人隊。原因不外乎為這支加人隊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份,無論球隊的老板是誰,或是成績如何,溫哥華人支持溫哥華加人隊的心都不會被動搖,這就是職業球團在成功的地方化後所帶來的長遠利益與商機。

而身為台灣第三大都市區的台中, 要落實屬地主義這個概念的難度並不如大家想像的高. 台中市大約有100萬的人口,如果再加上台中縣,整個大台中地區就有250萬人左右,這比起許多國外的小市場職業球隊實在具備了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市場潛力。如溫哥華,大約只有200萬人左右,可是加人隊卻能在NHL(National Hockey League)中經營的有聲有色, 創造每年季賽門票近乎到一票難求的局面.

話說回來, 在中職,屬地主義的發源地,其實要屬台中。興農牛隊的前身俊國熊隊, 是早期職棒首位把地名繡在制服上的隊伍,而台中就是俊國選擇的根據地。然而興農集團接手後,「台中」兩個字即在球衣上消失。面對現成垂手可得的大台中市場,實在很難想像興農牛隊竟然至今仍無法深植台中民眾的心中, 取得當地人的認同,不禁讓人懷疑當初興農球團經營的方式是否過於粗糙。

如果要建立屬地主義,首先要從冠軍隊與地方的關係經營開始說起。好比2006年興農牛隊拿下中職冠軍時胡市長和球員們一同掃街的舉動, 其實就是讓職業運動在地化最好的一方催化劑。在國外,如果一個城市的球隊拿下冠軍,當地一定會舉辦類似遊行的慶祝活動,好讓居民們能一起分享在地球隊奪冠的喜悅。而在台灣,除了該球團的相關企業有一些促銷活動外,地方上完全無法看到當地人因為該球隊奪冠而衍生的任何榮譽心與認同感。就以近3屆的中職冠軍隊伍來說, 統一獅和La New熊是否有在主場所在地台南和高雄舉辦相關的慶祝活動? 當它們拿到冠軍時,是否有將它們的喜悅進一步的帶回它們的根據地與當地民眾分享? 反觀興農牛 2006年的冠軍遊行, 之於球隊與地方政府而言可能只是一小步,可是卻是企業想要讓球隊深耕於地方的一大步。

再者,如果地方首長能夠帶頭來響應職業運動,不但可以活化群眾對職業運動的熱情,也可以凝聚當地的人民的向心力。當年溫哥華加人隊和卡加利火燄隊(Calgary Flames)在季後賽撕殺時,兩地方的市長都曾誇下豪語,直言如果該市的球隊無法晉級的話,其市長就會到另一城市義務鋪馬路一天。相同的舉動若是發生在台灣必會被解釋成政治作秀,可是這種作秀方法卻會在無形中激發起兩市對自家球隊的認同感與支持度。這不僅能炒熱賽事的熱度,新聞指數也會相對的攀升,一併帶來的是廣大的宣傳效果與周邊商機。不過在地方首長領軍的前提下,要作秀就要做全套, 就像當屆季後賽,溫哥華被卡加利淘汰後,溫哥華當年的市長Larry Campbell也就守信用的去卡加利市當了一天馬路工人, 十足凸顯了球隊在地化後對當地的影響力與重要性。

在胡市長提出用政府資金來幫助職棒之際,中職球團們是否也想過屬地主義真正落實的重要性? 如果一味的只是用台灣市場不大,不適合來在地化的理由來敷衍,溫哥華加人隊的例子是否足以讓球團老闆們用做借鏡? 台灣擁有2300萬人,這和加拿大的總人口2700萬相差不多。而在加拿大,目前就有6支職業冰球隊, 還不包括其他許多小聯盟的冰球隊與組織; 在台灣如果用人口來分攤的話,以中職目前的4支球隊,每一支球隊正好可以平均分到相當可觀的資源, 並可繼續的把這塊餅畫大,只是要看中職老闆們怎麼做而已。冰球是加拿大的國球,而棒球何嘗不是台灣的國球? 如果加拿大都可以,為什麼台灣沒有辦法做到? 胡市長所開啟的,只是一個初步的構想,而之後要去怎麼運用並實踐,就有待考驗中職球團老闆們與地方首長們的眼光與遠見了。

原發表於: UDN: 胡志強拋磚 能引來玉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