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天津獅讓統一獅認知到棒球的基本面

亞職大賽第一天可說是讓所有關心台灣棒球的球迷彷彿在洗三溫暖的感覺。前5局統一獅隊被天津獅隊的蘇長龍詭譎的姿勢和球路就像洗冷水池一樣,有"挫在等"情況。一直到第5局布老爺才打出這場比賽統一獅的第一支安打。中心打者,陳連宏,布雷和高國慶面對蘇長龍的大曲球和慢到不行的速球,瀕瀕吃下老K。高國慶第一次上場,蘇長龍總共只用了3個球就把這名號稱台灣的Albert Pujols給請下場。

蘇長龍雖然球速不快,可是都能投到主審喜歡的位置,大曲球的弧度極大而且很慢,當打者一適應慢速球之後,接替蘇長龍的呂建剛就開始用速球和統一打者對決。這也導致統一打者一時難以適應,如果不是到最後控球有不穩的狀況,統一打者想要逆轉比賽,難度極大。

在打擊上,天津獅的砲火不猛,連中心打者都是握短棒,只求安打,不過當打者一上壘後,天津獅則是開始用積極的跑壘和速度來增加統一獅防守的壓力。打帶跑,盜壘和雙盜壘戰術紛紛出籠,讓原本阻殺率很差的高志綱只能讓對手予與予求,盜二壘不說,連三壘都被盜。這可以看出,天津獅,甚至是中國棒球和世界球檀的接軌。用積極的跑壘和戰術來使防守一方心浮氣燥,導致失誤。

賽後,統一獅總教練呂文生也說: 「他們(天津)真能跑。」

沒有錯,今年兄弟象在跑壘上的態度早已在中職已經消聲匿蹟,這也就是為什麼兄弟象今年可以一路打進總冠軍戰,讓統一獅陷入苦戰的原因。「盜壘」這個名詞在中職似乎已經不被重視,而「盜壘王」這個頭銜似乎已經不是眾家選手想競爭的獎項。老象迷們,你們是否還記得當年一代象時由林易增和洋將帝波已經成為絕響的「盜,盜,盜」連線? 而老獅迷們,你們是否還會想念當年黃甘霖一上壘就想跑的企圖心? 盜壘戰術少,那對捕手的阻殺率要求也不高,現今中職裡,沒有幾個主戰捕手是擁有好的阻殺率的,高志綱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其實,積極跑壘,先求控球再求速度和確實的執行戰術,這幾樣,都是棒球最基本的原素。當你看到高志綱用很不熟練的方法去執行短打時,就可以看出,對戰術的運用,台灣的球隊可說是不及格的。在統一獅上,似乎可以看到中華隊的縮影。這也是中華隊會兵敗北京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而從這場比賽中,天津獅則是徹底的做到了,戰術的執行。這也就是為什麼,整場比賽,天津獅可以一路壓著統一獅打。如果不是9局下出現失投球的話,統一獅輸球是可預期的,而輸球的原因只能說,輸在基本面。

這時候會想,飛總(呂文生)一貫的強攻戰術,似乎是隱約著,透露出,統一獅隊整體的戰術執行力不足,所發展出來的戰術。當然這也只是揣測,真正的原因應該只有統一獅隊自己知道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LB三大富豪 Yankees Red Sox 沾不上邊

大聯盟富豪榜系列下

隨著大聯盟球季開打,不僅僅是球員的身價與合約被媒體拿來討論,如今就連大聯盟老闆們的身價,也成為許多球迷們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近年來,在金融海嘯和歐債風暴等,眾多金融危機之後,大聯盟這些大老闆們的資產也都經過一番大搬風。

有趣的是,許多小市場球團的老闆們,反而在眾多富豪的30支球團中,脫穎而出,令人訝異。而以下就是根據美國媒體報導所列出的大聯盟10大富豪中的前三名。

巔峰時間太短 千禧世代強投進名人堂有難度

又是到了一年一度美國棒球名人堂票選時刻,過去幾年都曾在此分析許多爭議頗多的話題人物,能否入主棒球名人堂的優勝劣敗,今年也不例外為各位分析一些首次有機會登上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一代猛將,而這次就讓我們來以千禧世代出道的強投為主題,想必能夠勾起許多老球迷對這些球員的回憶。

聖路易紅雀:卡本特(Chris Carpenter)

許多人有所不知卡本特是由藍鳥隊開始發跡,但是一開始他的表現並不搶眼,反而同窗好友哈勒戴(Roy Halladay)得到不少媒體目光。不過他強投天賦乃是難以磨滅,被交易至紅雀後,經過改造後的他終於揚眉吐氣。來到聖路易後,練出一顆犀利伸卡球的卡本特,很快站上王牌位置,而他也以這顆伸卡球來回報紅雀,分別於2006與2011年為紅雀迎來兩座世界大賽的冠軍獎盃,值得一提是於2011年國聯冠軍戰關鍵之戰,他硬是技壓與他一時瑜亮的哈勒戴,帶領球隊晉級世界大賽,並且一路把冠軍盃給捧回家。

想搶季後賽生機 天使仍需「大鱒」楚奧特出面

身為這個世代裡No. 1,天使外野手楚奧特(Mike Trout)一直以來備受媒體、球團與球迷們關注,期望他能夠為天使找回過去稱霸美聯西區雄風,可是事情總是會出現事與願違情況。過去5季以來,天使僅僅在2014年淺嚐過季後賽滋味,但是季後賽勝場數至今終究還是掛零,楚奧特價值因此遭受質疑。

早在2017球季開季之初,不少專家們認為天使是時候該把這位現今場上最佳球員交易出去,好為天使換得一個更加光明未來。不過,天使菜鳥總管艾培爾(Billy Eppler)與主帥索夏(Mike Scioscia)並沒有隨著媒體起舞,依舊對楚奧特深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