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苦練成巨砲 謙和低調的陳大豐

陳大豐堪稱是臺灣史上最強左打不為過
 在那「二郭一莊」的時代,日本職棒就如現今的美國大聯盟般,是當時每一個打棒球的小孩所嚮往的棒球聖地。而在那個年代裡,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郭泰源、郭源 治與莊勝雄這三位曠世巨投之外,台灣球迷每天翻開報紙所關注的,就是以全壘打讓日本人歎為觀止的「亞洲巨砲」呂明賜,當呂明賜旋風落幕並且返台加入中華職 棒後,緊接著有另一位來自台灣的強打者悄悄站穩日職舞台,他就是陳大豐。

話說在中職二年的季後,以二軍為主體的中日龍隊訪台。當時最受球迷與媒體矚目的,莫過於是已在日職大放異彩的大郭—郭源治,而入行僅僅三年就以全壘打站穩 日職一軍的陳大豐,也絲毫沒受到媒體冷落。在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裡,人們的資訊來源僅限於報章雜誌,他的急速竄出更是為他添加不少神秘感與傳奇性,讓他得 到媒體的關注。陳大豐卓越的長打能力,再加上平易近人的親和力,更是增進了他在台灣球迷間的人氣。

陳大豐離鄉背井10年後首次上場比賽,就用他揚名立萬的全壘打來回饋前來看球的鄉親父老。還記得那天是1991年的11月12號,地點是新竹球場,當時的 我只能透過收音機來感受陳大豐場上迷人的風采。不過,從陳大豐站上打擊區時,背景所傳出的加油吶喊聲,就可以體驗到,他受歡迎的程度可不下於全盛時期的郭 源治,其場上魅力也非一般球員可相比。

每次出場都受到球迷的熱烈擁戴,陳大豐卻沒有因此而自滿。在賽後接受職業棒球雜誌訪問時,陳大豐謙虛的說:「今天我不是什麼超級巨星,當然也沒有衣錦還鄉的感覺,但能在自己的家鄉表演,畢竟是件好事。」不經意的流露出南投鄉下孩子憨厚與純樸的個性。

雖然陳大豐當年在台灣僅僅出賽兩場比賽就匆匆返回日本,可是他於場內場外的表現已經為他自己在媒體與球迷前塑造出良好的形象。那時的陳大豐正一步步的邁向其棒球生涯的高峰,而「大豐泰昭」也就成為球迷間一個家喻戶曉的日本名字。

如果沒有大豐,中華隊2001年可能就沒辦法順利過關斬將
那時候的陳大豐在日職所展露出的身手,就像是國際賽上的陳金鋒一般,令人激賞。陳大豐於中日龍所穿的55號,就有如陳金鋒的52號,是強打者的代表數字。特別是在採用王貞治獨特的金雞獨立打法後,陳大豐的全壘打產量倍增,奠定他於日職中的地位。

陳大豐也許想不到,在新竹球場擊出全壘打之後,下一次再在台灣球迷面前打出全壘打,又經歷了10年的光景。但不同的是,10年後的大豐已從一個蓄勢待發的 少年強打,成為一名身經百戰的沙場老將。不同於前次回國,這一次他不是以客隊的身分來衣錦還鄉的,這一次他是以地主的身分來為國爭光的。2001年是陳大 豐赴日後第一次穿上繡有CT字樣的球衣在球場上征戰,同時也是最後一次在國人面前獻藝。

身為中華隊第4棒的打者,陳大豐當年雖然未像陳金鋒和張誌家那樣光芒萬丈,不過經驗老道的他成為年輕氣盛的中華隊小將最信賴的支柱。謙虛的陳大豐在比賽後 一直向媒體與球迷道歉,因為自己在打擊上沒有太多實質的貢獻,還自嘲的用三振王稱呼自己。可是如果沒有他在對手兵臨城下時屢屢代替教練走上投手丘安撫投手 情緒,並在後輩們順利化解危機時,總是第一個向前擊掌給予適時鼓勵,2001年的中華隊是否能承受身為地主的壓力?

還記得中華隊最後解決日本隊,拿下世界杯季軍的那一球嗎?當張誌家向天空高舉雙手,高志綱仰天長嘯的那一刻,在驚濤駭浪之中穩穩拿下最後一個出局數的人正 是陳大豐。這不僅是陳大豐在台灣球場上的最後英姿,也是許多台灣球迷最後一次在球場上見到他的身影。在接下來幾年裡,陳大豐從職棒場上退役,也漸漸從媒體 的版面中淡出,直到今日,甚至有許多年輕的球迷並不認識陳大豐這一號人物,這也許是陳大豐一直以來溫文儒雅且行事低調的個性所致。

徐志摩在詩中寫著:「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正如陳大豐不矜不伐性格的最佳寫照。在媒體上,大豐並沒有留下太多的足跡,就算他曾經拿過央聯的全 壘打與打點王,但在他心中,棒球並不是他飛黃騰達的工具,而是他的糧食,是他生命中密切相關的一部分。和偶像王貞治相同,「努力」是陳大豐的座右銘,而他 右手掌內因為勤練揮棒所長出的片狀老繭,則是他為棒球所燃燒生命的最佳註記。

就算有著魁梧的身材與壯碩的體魄,陳大豐終究是抵擋不住病魔的糾纏,而他過去金雞獨立的打擊姿勢也只能留在球迷的回憶裡,但他知恩圖報、胸襟灑脫的人格特 質,與嚴以律己的態度都是後輩們的榜樣。曾經在中日龍期間受到陳大豐照顧的旅美好手陳偉殷,就成為陳大豐獻給台灣球迷與台灣棒壇最後的禮物,而陳偉殷在場 上所投出的每一球,就有如陳大豐傳奇的延續,繼續用棒球為台灣打響名號。

原刊於:udn:苦練成巨砲 謙和低調的陳大豐

Photo Courtesy:中央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