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主場優勢? 巴西難忘的世足傷痛

巴西主將Nymer受到壓力影響之下,比賽後喜極而泣
本屆世界杯在經過了近3個星期的廝殺,最後8強終於出爐,儘管身為地主隊的巴西依舊是不負眾望的邁入8強複賽,可是一路走來,巴西的8強之路可說是 走得十分艱辛。由於身為本屆世界杯主辦國,因此不管在哪裡出賽,巴西都會在滿坑滿谷球迷的加油聲之下,享有所謂的主場優勢。不過,受到全國人民集體關愛, 所衍生出的壓力與期望,究竟是對巴西國家隊(Seleção)形成一股強大助力還是阻力?聽完1950年巴西國家隊的門將巴波薩(Moacyr Barbosa)的故事後,也許可以讓你得到答案。

話說1950年世足賽,當年巴西好不容易爭取到主辦權,試圖藉此打響名號,因為當時巴西隊的名號在世界足壇裡可沒有像現今那樣的響亮,還未拿過世界杯冠軍,所以當巴西人民得知要舉辦世足賽後,對自家足球隊留下首座世界杯冠軍有著無與倫比的期待。

然而,在那資訊封閉、種族意識仍強的年代,巴西隊主帥科斯塔(Falvio Costa)捨棄了堪稱當時巴西第一門將的卡泰尼(Oberdan Cattani),反而重用非裔的巴波薩,引起不少議論。當時所有的專家都認為具有身高與絕佳體格的傳統型守門員卡泰尼才應該是巴西隊的正選門將,而非巴波薩。可是科斯塔認為5呎8吋、靈活度佳,而且分析能力極好的巴波薩才是巴西需要的守護神,所以在卡泰尼受傷之際,排除眾議的扶正巴波薩。

直到現在,還是有許多人認為當時科斯塔此舉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子弟兵,因為科斯塔當時還身兼里約當地職業球隊瓦斯科達伽馬隊(Vasco da Gama)的教練,而巴波薩則是瓦斯科達伽馬隊的門將。話雖如此,巴波薩並非全是靠裙帶關係才入選巴西隊。在他效力於達伽馬隊時,曾經幫助達伽馬隊拿下 1947、1949和1950年的里約冠軍,更於1948年南美洲俱樂部錦標賽中奪魁,所以巴波薩可說是當時巴西門將中的佼佼者,也當仁不讓的為巴西隊鎮 守世足賽的最後一道防線。

巴西球迷形成的黃澄澄黃海是巴西隊的助力還是阻力?
1950年世界杯在地主球迷的滿心期待之下開打,而巴西也就如眾人預料般的以勢如破竹之態打進決賽圈,之後又分別以7:1、6:1的懸殊比數擊潰瑞典與西班牙,順利的闖入冠軍賽面對同樣來自南美的宿敵烏拉圭。而巴波薩在決賽圈中英勇的表現也讓巴西球迷開始喜歡上這位非裔門將。

鏡頭到了1950年7月16日,也就是世界杯決賽的日子。當時位於里約的全球最大足球場─馬拉卡納球場,據說湧進了將近20萬人,就是為了要目睹巴西隊在 自家土地上拿下雷米金杯的歷史性畫面。比賽到了中場,比數維持0:0,巴波薩在場上的表現依舊完美,屢次成功的守護住巴西隊的球門,但是卻無法滿足前來觀 賞巴西隊奪冠的球迷們,因為巴西隊同樣的也無法攻破烏拉圭隊的大門,因此開始鼓譟。

有趣的是,按照ESPN作家的回顧,當時試圖振奮巴西士氣的里約市長,在比賽中場期間也曾經跑進巴西球員室為球員加油打氣,不僅表示自己一手打造馬拉卡納球場就是要迎接巴西隊奪冠,甚至胸有成竹的表示,已經把賽後的慶功遊行給準備好了,只待球員們一股作氣的擊潰對手。

受了市長的鼓勵之後,比賽到了下半場,馬上就有了變化,巴西隊終於如願以償的先馳得點,而且只要能夠守下這一分,巴西隊就能夠像當初寫好的劇本般接受全國人民的喝采,拿下史上第一座世界杯冠軍。只可惜,老天總是愛捉弄人,在緊要關頭時,表現完美的巴波薩終究還是失手了。

Barbosa至今始終被巴西足壇放逐
根據ESPN的報導,烏拉圭翼鋒(Winger)吉賈(Alcides Ghiggia)在比賽進入66分鐘時,以一記妙傳突破了巴西的後衛與騙過了巴波薩,幫助烏拉圭隊追平比數。而到了79分鐘時,吉賈又再次帶球突破,這時 巴波薩認為吉賈會故技重施的用傳球突破,但是吉賈這次卻起腳射門,並且破門而入,為烏拉圭鎖定雷米金杯,同時也讓爆滿的馬拉卡納球場頓時一片死寂。而這場 歷史性的比賽就是足球界著名的「馬拉卡納打擊」(Maracanazo)。

經過馬拉卡納打擊過後,在關鍵時刻失手的巴波薩成了民族罪人,民眾討厭他,專家批評他,甚至當時的隊友勸他,請他帶著家人去鄉下躲一陣子,以防殺身之禍。 雖然內省不疚的巴波薩繼續堅持於職業場上奮戰,可是球迷們,甚至他自己,依舊無法忘記他在1950年世足賽上的失利。就算巴波薩後來仍舊有實力入選世界杯 名單,可是卻因為之前令人深刻的回憶而落選,最終巴波薩也無法得到將功贖罪的機會。直到2000年巴波薩死後,他依舊是遭到巴西足球界的放逐。

而當時和巴波薩一時瑜亮的卡泰尼,在他94歲時接受了ESPN的訪問,被問及1950年世界杯時,卡泰尼將心比心的說出了他的感受。同樣是身為門將,卡泰尼說起當時看完球賽時的感覺:「我在從里約開往聖保羅的路上一路傷心的哭。我們的防守失敗了,但是這不是他的錯,不是巴波薩的錯。」

也許巴波薩的心境,只有同樣是守門員的卡泰尼才能瞭解。而巴波薩想為巴西隊達成拿下世界杯冠軍的夢想,之後被同樣身為非裔的一個小伙子達成了,他的名字叫 比利(Pelé),也就是後來被稱為「球王」的偉大足球選手。至於在門將方面,「Seleção」在間隔56年後,才有非裔守門員迪達(Dida)的出現,終結非裔選手無法擔任巴西國家隊門將的禁令。而巴西雖然已是世足史上拿下最多屆冠軍的傳統強隊,卻仍舊是一支未能在自家土地上奪冠的隊伍,今年能否如 願的讓巴波薩含笑九泉,就要看這新一代的Seleção是否可以頂住「主場優勢」這個甜蜜的負擔,避免重蹈上個世紀的覆轍了。

原刊於:udn:主場優勢? 巴西難忘的世足傷痛

Photo Courtesy:美聯社, TheGoalKeeperco.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