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5日 星期四

經典賽的深意

自從奧運在8月底在北京圓滿落幕之後,最高水準的棒球國際比賽,將正式由美國大聯盟(MLB)所舉辦的World Baseball Classic (WBC),也就是世界棒球經典賽,取而代之。這意味著,一個舊時代的結束,相繼而起的是一個強權併起,群雄割據的嶄新年代。

自從棒球被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正式剔除於之後的比賽項目後,一向讓人有剛愎自付的MLB,也不得不去正視,棒球在國際發展上所遇到的困境。為了因應全球化的布局,與對亞洲(尤其是中國大陸)與歐洲這些興新市場的開發。MLB也只好和國際棒總(IBAF)合作,一起舉辦有大聯盟球員參賽的WBC,希望藉由此舉而進一步的向世界來推廣棒球,甚至MLB。

將在2009年初所舉辦的WBC,將會是第2屆,有別於第1屆的比賽,MLB對本屆的賽制都有不少的更動與加強。明顯的,上一屆WBC,有如當年希特勒辦奧運一般,不管在賽制上或是選隊上,有不少的地方都有偏坦美國隊的趨勢。而在本屆的賽事中,可以看出主辦單位,對各國球隊的重視與尊重,這也意味著,主辦國也就是美國開始正視了各國棒球實力,而不再以老大哥自居。

不得不承認,MLB這幾年對世界棒壇的影響,遠比於上個世紀,是超出許多的。在亞洲,日本,韓國和台灣,這三個棒球傳統強隊,都因為有旅外球員的關係,開始接觸,並了解大聯盟。大聯盟所展現出強力的"美式"球風,也開始深獲亞洲人的喜愛。在台灣,棒球一向深受日本棒球的影響,在過去日本職棒總是台灣人所崇拜的棒球殿堂,到了現在,年輕的一輩則是被大聯盟所深深的吸引。就連亞洲棒球龍頭-日本,日前也面臨了大聯盟全球化的衝擊。這個衝擊,則是藉著本屆的WBC,和日本的民族英雄,目前效力於Seattle Mariners鈴木一郎(Ichiro Suzuki)日前的談話,正式的浮上臺面。

「如果星野繼續擔任總教練,我就不回來打經典賽。」

星野仙一所帶領的日本國家隊,自從兵敗北京奧運後,受到了日本國內的極大的批評,星野因此引疚辭職。鈴木一郎當然不是落井下石之人,他之所以不願意幫星野打球是因為他了解以星野的帶兵方式,是沒有辦法讓日本成功地在WBC有所成績的。星野仙一所代表的是日本傳統棒球,對Ichiro來說,在現今的棒球社會,不管在思維與作戰方面,是沒有辦法融入世界的潮流的。星野曾說:「如果別人揍我一拳,我也回敬他一拳,這就是我的棒球哲學!」,這種令人敬佩的硬漢作風,正是星野的帶兵方法,也就是為什麼星野能夠在日本棒壇能夠有一席之地的主因。可是這種硬碰硬的方式,在現在的棒球社會,真的行得通嗎? 在京奧中,結果是最好的證明,這也是為什麼,Ichiro要下這番重話。

"野球魂"在棒球場上,故然是令人熱血沸騰而且迷人的地方,可是在現今全球化的棒壇中,只能展現出故步自封與冥頑不靈的匹夫之勇。旅美8年的Ichiro,太清楚這箇中道理。當年為了去MLB,Ichiro對自己的打擊方法不停的作出修正與改變,就是為了因應當今的國際球風。日本的民族性與民風,一向都是封閉與保守的,要去接受新的思維,近期來說,幾乎是不可能,除非日本當地的輿論能夠一面支持一郎的看法,藉此帶給日職壓力,進一步做出改革。

回來看台灣棒壇,現今也是為了WBC的總教練人選而苦惱,可是,又有誰能在台灣扮演"鈴木一郎"的角色? 王建民嗎? 當他的大學恩師都可以在媒體上,大放厥詞的發表,"鎖國"看法的同時,球迷們就應該要認知到,依照王建民的個性,想要他來反駁自己老師的看法,應該是不可能的任務。而就當台灣愛搶鮮的媒體們一聽說王建民將打WBC後,一昧的認為現今棒檀的"寡頭政治"與"黑箱作業"似乎會因為王建民的出賽而迎刃而解。說穿了,這只是暫時麻痺台灣球迷的神經,進一步的去消費球迷們對棒球的熱情,與挑戰王建民的神話。中華職棒自2001年後,就已經開始消費台灣球迷,可是現在,中職得到什麼? 現今看到的是一個搖搖欲墜的聯盟,與一群"棒球專業人士"還在和大家說: "你們不懂啦! 我們是專業人士! 政府要出來救棒球!"

顯然,MLB所看到的,鈴木一郎看到的,甚至千千萬萬台灣球迷所看,本屆經典賽所帶給棒球的深刻意義,台灣的"棒球專業人士"們都沒有看到。如果台灣棒壇還是在用現今的黑箱作業來對待這屆經典賽,明年3月,兵敗經典賽應該會是台灣球迷不想去面對的一頁黑暗歷史。

References: 總教練文化面面觀-系列三, 張博亭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以牙還牙-星野仙一, 李淑芳

1 則留言:

Peter 提到...

Well s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