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血汗小聯盟球員 企求一份溫飽待遇

就算小聯盟生活嚴峻,但是為了一圓大聯盟美夢
每年還是有數以百計的球員願意淪為血汗工廠的一員
台灣近幾個月,由於受到新政府實施「一例一休」政策的影響,社會許多產業受到衝擊,然而在勞工意識逐漸抬頭的當下,小聯盟球員近期也紛紛開始爭取自身該有的權益。

以大都會小聯盟選手強森(Kylie Johnson)為首的41名小聯盟選手,在同樣也曾經是小聯盟選手的律師伯修斯(Garrett Broshuis)帶領下,在過去幾年裡一直都在為小聯盟的「生存權」所奮鬥,試圖讓美國原有的公平勞工法(Fair Labor Standard Act)適用於小聯盟選手身上。

根據統計2016大聯盟選手的平均薪資是440萬美金,然而如果是一位初出茅廬的新秀聯盟選手,他的平均月薪是1100美金,大約是33000台幣左右,而且只有在球季期間才有薪水可領,更不用想說有加班費或是任何獎金的待遇。



一般來說,一位業餘選手在後半段選秀會中被選中,他的簽約金大約是在5000美金上下,而在起初被分發到小聯盟球隊期間,球團只提供幾天的飯店住宿,之後就要靠選手們自己去尋找租屋處。再加上在大聯盟裡,交易、下放、升遷等動作頻繁,所以選手們時常因為這些變動忙到焦頭爛額。

小聯盟的待遇,只要能夠果腹就好
如此一來,充氣床則是在小聯盟內選手必備的物品之一。相較之下,客場比賽的飯店反而比自己的租屋處還要舒適,而且在客場期間,球隊還有每日25美金的食物津貼。但是,話說回來,小聯盟的薪資過低乃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自從大聯盟開啟自由球員制度以來,球員的待遇可說是以倍數式的成長,再加上有球員工會的保護,大聯盟球員的福利更是令人羨慕。至於小聯盟球員,目前只有在40人保護名單中的小聯盟球員受到工會的保障,因此其他的小聯盟球員仍舊是任由資方魚肉。

以強森為例,目前他與球隊的7年小聯盟制式合約已經走到第5年,目前在3A的他,其月薪是2400美金,合台幣是72000元,但是只有在球季期間才支薪。季後,甚至春訓期間,球員都必須要啃老本,或是打零工維持家計。這也是為何以強森為首的小聯盟球員希望聯盟能夠為他們爭取合理的待遇。而他們口中所謂的合理待遇,並非動輒年薪上千萬的薪水,而是符合美國當地平均薪資的待遇。

在小聯盟一切從簡,就連播音員也十分陽春
也許很多人會認為,如果給予小聯盟選手太高的薪資,將會減緩選手提升技術的原動力。可是,如果連自己都無法維持基本的生活,那麼選手們是要如何專研自身的棒球技術?所以說,這其實是個一體兩面的議題。

當然資方也會認為提升小聯盟薪資,對導致養成成本過高的問題。不過,透過美國媒體的精算,其實不然。一支大聯盟的球團底下,大約有250名的小聯盟選手,如果把每位選手的平均年薪調升至30000美金,大約是一般美國中產階級收入的薪資,那麼一年下來球隊的小聯盟薪水開支大約是750萬美金,和一名資深的大聯盟選手年薪差不多。如此說來,其實對於球團財務方面來說,大聯盟球團是有能力提升小聯盟球員薪資的,只是願不願意的問題而已。

和其他職業運動相較,賽季最長且賽事最多的小聯盟,如被稱為是職業運動的血汗工廠,其實一點也不為過。就拿加拿大十分風行的冰球來做比較。在NHL (National Hockey League)底下,也有多個小聯盟系統,可是在冰球小聯盟系統的選手,不但薪資穩定,且還有工會的闢護。

一名剛進入小聯盟的冰球選手,他的月薪大約是2150美金,和一名3A的棒球員差不多。如果說是一名3A級的冰球員,他在小聯盟的基本年薪是45000美元。而且,球員會準備賽季期間的住宿和飲食,甚至還會有季後分紅的福利。這些都是透過工會所爭取來的福利,反觀隸屬於美國棒球大聯盟系統的小聯盟球員至今仍是身處血汗工廠,還必須自食其力。

為了重回大聯盟,王建民甘願在小聯盟等機會
由於大聯盟官方自始至終認定小聯盟球員並非「職業」球員而是「短期季節性」學徒(Short-Term seasonal apprenticeship),所以小聯盟球員不能享有一般勞工所享有的權利。這也是為何小聯盟球員會與工會與基本工資絕緣,更不用說一般職業球員所該有的禮遇。

而且,小聯盟的學徒生涯長達6、7年之久,至於經歷過各個階層之後能否「出師」,就要看個人的造化,同時也要靠機運。所以說,球員個人對於棒球的熱情,是唯一能夠令小聯盟球員願意淪為大聯盟血汗工廠一份子的主要原因。

最後,也許你會問,美國如此講人權的國家,為何其小聯盟球員至今仍舊受到許多不公平的待遇?其實就和中職的處境相同,職業棒球一直以來都是處於資方市場的產業。尤其是小聯盟選手,每當受到不同平待遇時,只能把淚往肚吞,吃苦當吃補。深怕如果發出不鳴之聲後,隨時被資方辭退,僅能利用自身的球技力爭上游登上大聯盟,才能一吐怨氣。

但是能在過江之鯽的小聯盟選手中,最終能夠有幸踏上大聯盟的可說是屈指可數。球迷們往往羨慕大聯盟選手與球團所簽下的天價合約,不過,卻有所不知至今的小聯盟棒球選手們仍是受到資方的壓榨。如今,雖然有人願意站出來,為了現今不公平的待遇發聲,可是究竟能夠為現今的產業作出任何的改變,想必還是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原刊於:udn:血汗小聯盟球員 企求一份溫飽待遇

Photo Courtesy: 美聯社, 聯合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郭總的困境 反映台灣棒運發展窘況

自從胡智為、張進德日前宣布想參與大聯盟春訓,婉拒加入中華隊後,再加上先前已告知棒
協不打經典賽的旅美投手群曾仁和、王維中,以及日前宣布退出的陳偉殷,加上中信兄弟隊鄭凱文、陳鴻文,至今不願意參賽的選手已經多達7人。這樣的情況,令原本投手戰力就十分吃緊的中華隊雪上加霜。眼看明年經典賽的開打日越來越近,但是中華隊召兵買馬的進度卻依舊沒有好轉,如此前所未見的困境在台灣棒球史上十分罕見。

對於中華隊組隊不順的困境,主帥郭泰源總教練一如球員時期的不形於色,面對媒體訪問時淡定的表示:「船到橋頭自然直」,似乎對補強經典賽投手戰力已有了備案。但是,話說回來,中華隊之所以會陷入徵召不力的泥沼,其實和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棒運發展與棒球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必須要從2001年在台灣舉辦的世界盃棒球賽開始說起。

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就當社會大眾正在歡度2017年到來的同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們之所以苦惱,是因為手握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選票的作家們必須在2016年的除夕夜前,把手中神聖的選票送出。由於這一屆有資格列入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人選,大多數都是禁藥時代的一代球星,因此也讓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放榜名單格外具有話題性。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截至上週二為止,在總計435張有資格選票中,已有122張寄回計票所。而在寄回的有效票裡,媒體發現有很多過去深受禁藥疑雲的大球星,如:邦茲(Barry Bonds)、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和曼尼(Manny Ramirez)等,都獲得不少選票的支持,甚至許多得票數都已經十分接近進入名人堂的75%入選門檻。

想搶季後賽生機 天使仍需「大鱒」楚奧特出面

身為這個世代裡No. 1,天使外野手楚奧特(Mike Trout)一直以來備受媒體、球團與球迷們關注,期望他能夠為天使找回過去稱霸美聯西區雄風,可是事情總是會出現事與願違情況。過去5季以來,天使僅僅在2014年淺嚐過季後賽滋味,但是季後賽勝場數至今終究還是掛零,楚奧特價值因此遭受質疑。

早在2017球季開季之初,不少專家們認為天使是時候該把這位現今場上最佳球員交易出去,好為天使換得一個更加光明未來。不過,天使菜鳥總管艾培爾(Billy Eppler)與主帥索夏(Mike Scioscia)並沒有隨著媒體起舞,依舊對楚奧特深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