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Barry Bonds, Roger Clemens今年很有機會入選名人堂
就當社會大眾正在歡度2017年到來的同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們之所以苦惱,是因為手握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選票的作家們必須在2016年的除夕夜前,把手中神聖的選票送出。由於這一屆有資格列入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人選,大多數都是禁藥時代的一代球星,因此也讓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放榜名單格外具有話題性。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截至上週二為止,在總計435張有資格選票中,已有122張寄回計票所。而在寄回的有效票裡,媒體發現有很多過去深受禁藥疑雲的大球星,如:邦茲(Barry Bonds)、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和曼尼(Manny Ramirez)等,都獲得不少選票的支持,甚至許多得票數都已經十分接近進入名人堂的75%入選門檻。



按照報導中的數據顯示,去年得票數只達到44%和45%的邦茲與克萊門斯在早鳥選票裡,分別都獲得了71%的支持率。至於大聯盟生涯總計被抓包兩次的曼尼也都有32%的選票支持。如此出乎意料結果,令許多球迷不禁想問,難道美國名人堂與作家協會開始對過去禁藥年代的球星們展開特赦嗎?

Manny首年入榜單,表現不俗,未來很有入選的架勢
因為,照這樣的情況來看,邦茲與克萊門斯很有可能於這屆的票選中,順利的進入到名人堂,而曼尼雖然得票率還不夠,可是照這樣的趨勢下去他也很有機會在未來的幾年裡得到入主古柏鎮的門票。選情風向出現如此大的改變,從過去曾經因為禁藥關係最終喪失進入名人堂的資格的馬麥奎爾(Mark McGwire)和帕梅洛(Rafael Palmeiro)等強打的眼中看來,真是情何以堪!

很多選情觀察家認為,今年的選情之所以會出現不同於以往的轉變,是因為許多擁有選票的作家在投票時,不是很確定要如何去斷定這些出身於所謂「禁藥時代」大明星們的清白。由於大聯盟當局,在這些球星們最活躍的期間,都沒有設定出嚴謹的藥檢制度,再加上除了曼尼以外,這些大球星們沒有一個有被大聯盟正式的因為禁藥的關係而遭到禁賽,這也就令本屆有資格投票的棒球作家們在投下神聖的選票時,陷入兩難的窘境。

Mark McGwire因為禁藥關係與名人堂無緣
這些作家們之所以會六神無主,是因為名人堂與大聯盟並沒有一套確切的規範來說明入選美國棒球名人堂的資格。特別是針對於過去活躍於禁藥時代的選手們,大聯盟至今都沒有白紙黑字的規則來區隔出誰究竟有資格進入到棒球最神聖的殿堂中。這樣的說法則是遭到專欄作家薄瑞南(Christine Brennan)的打臉。

薄瑞南認為這些手握選票的作家與記者們必須運用自身的經驗、良知與道德觀來看待名人堂的選票,畢竟能夠進入到古柏鎮的選手,除了場上的成就必須過人外,還必須用最高道德觀來挑選名人堂得主。按照他的推論,邦茲與克萊門斯是沒有資格進入到名人堂的。

禁藥世代解禁和Bud Selig入選名人堂習習相關
至於擁有大聯盟採訪經驗超過25年的資深記者艾比(Dave Albee)則是在他最近一篇專欄中表示,前大聯盟理事長塞利格(Bud Selig)進入古柏鎮才是近期名人堂選風丕變的主因之一。不可否認的,在塞利格主政之下的大聯盟禁藥肆虐,但是為了提升因為罷工關係票房低迷的大聯盟,塞利格幾乎是放任選手們使用禁藥,也造就了麥奎爾與索沙(Sammy Sosa)所帶來的全壘打競賽風潮。往後的年輕一輩,為了跟上潮流,不得不使用禁藥好以在大聯盟落得一席之地。不過,這些在艾比眼中看來,只是選手們與經紀人利益薰心所編織出來的謊言與藉口。

和艾比相同,許多球迷都認為有資格入主名人堂的球員,除了本身就擁有全明星級的數據外,球員自身的人格特質、運動家精神和誠信是必須列入考量之中,這才能把所謂的Good Player與Great Player之間有所區分,這也才是設立棒球名人堂的初衷,也讓許多早已位區仙班的名人堂球員有所不同。但是隨著選舉風向的變化,未來得到古柏鎮入場券的高道德門檻也將隨之改變。

2016年入選名人堂的球星
原刊於:udn: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Photo Courtesy: 美聯社, 路透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