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棒球其實一直都在

“So, how does a baseball freak like you survive in this hockey world?”
(像你這種棒球狂怎麼能夠在這冰球國度生存下來的?)

在中國新年的某一天,加拿大朋友在聊天時這樣問我。被她這樣一問,我頓時傻了一下,一時之間我無法反應過來。我傻住不是因為我不知道答案,而是我開始回想當年只有13歲的我剛來到加拿大時的棒球生涯。

剛來到加拿大時,第一件讓我感到興奮的是這裡擁有許多社區棒球場。不同於台北所看到的紅土球場,溫哥華的球場則是鋪滿綠油油的草皮。溫哥華溫和的氣候再加上藍天、綠地與汗水所交織出的是一幅所有棒球人嚮往的伊甸園。

棒球在加拿大算是非主流運動,但是在溫哥華每個小學校園都會有一座簡易的球場供居民使用。球場的設備雖然簡陋,草地也有多處坑洞,可是對一個從沒在正規棒球場打過球的台北小孩來說,能在這樣子的球場上打球應該是只有在夢境中才會實現的事。

其實我一直都無法瞭解,這些年來我是怎麼在這個充滿冰球氛圍的城市中存活下來的。當時還沒有網際網路,因此所有的棒球資訊都必須仰賴回台灣時買的棒球雜誌才得以滿足我對棒球知識的渴望。在加拿大棒球資訊往往都局限於多倫多藍鳥的消息。

還記得當年加拿大的棒球熱度達到巔峰。多倫多藍鳥(Toronto Blue Jays)靠著Joe Carter的一支三分炮氣走費城人隊(Philadelphia Phillies),加拿大的棒球熱度也達到頂點。不過加拿大人對棒球的狂熱也在藍鳥奪冠後開始降溫。在藍鳥奪冠之後,進入重整時期的藍鳥與大聯盟集體罷工,相繼的把棒球又帶回到了冰河時期。溫哥華的主流媒體又將焦點聚集在當地冰球隊: 溫哥華加人(Vancouver Canucks)的身上直到現在。

在這十幾年溫哥華的日子裡,棒球曾經離開我的生活重心,取而代之的則是當年最火紅的NBA。我最喜歡的運動員,也曾經從陳義信、黃平洋和曾智偵變成Michael Jordan、Jason Kidd和Anfernee Hardaway。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叫陳金鋒的小伙子在面對大聯盟級投手朴贊浩打出全壘打時,讓我重拾了對棒球的熱情。 隨之而來的回憶: 投手三振打者時瞬間的感動,全壘打所放出的激情,喚醒了我心中沉睡已久的棒球因子。它們再次甦醒、悸動,並流竄於全身,三人出局絕不放棄的棒球奮戰精神,其實不就是棒球最迷人的地方嗎?

原刊於: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官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郭總的困境 反映台灣棒運發展窘況

自從胡智為、張進德日前宣布想參與大聯盟春訓,婉拒加入中華隊後,再加上先前已告知棒
協不打經典賽的旅美投手群曾仁和、王維中,以及日前宣布退出的陳偉殷,加上中信兄弟隊鄭凱文、陳鴻文,至今不願意參賽的選手已經多達7人。這樣的情況,令原本投手戰力就十分吃緊的中華隊雪上加霜。眼看明年經典賽的開打日越來越近,但是中華隊召兵買馬的進度卻依舊沒有好轉,如此前所未見的困境在台灣棒球史上十分罕見。

對於中華隊組隊不順的困境,主帥郭泰源總教練一如球員時期的不形於色,面對媒體訪問時淡定的表示:「船到橋頭自然直」,似乎對補強經典賽投手戰力已有了備案。但是,話說回來,中華隊之所以會陷入徵召不力的泥沼,其實和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棒運發展與棒球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必須要從2001年在台灣舉辦的世界盃棒球賽開始說起。

高道德觀淪陷? 名人堂為禁藥世代開大戶

就當社會大眾正在歡度2017年到來的同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他們之所以苦惱,是因為手握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選票的作家們必須在2016年的除夕夜前,把手中神聖的選票送出。由於這一屆有資格列入名人堂票選名單的人選,大多數都是禁藥時代的一代球星,因此也讓2017年美國棒球名人堂放榜名單格外具有話題性。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截至上週二為止,在總計435張有資格選票中,已有122張寄回計票所。而在寄回的有效票裡,媒體發現有很多過去深受禁藥疑雲的大球星,如:邦茲(Barry Bonds)、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和曼尼(Manny Ramirez)等,都獲得不少選票的支持,甚至許多得票數都已經十分接近進入名人堂的75%入選門檻。

MLB三大富豪 Yankees Red Sox 沾不上邊

大聯盟富豪榜系列下

隨著大聯盟球季開打,不僅僅是球員的身價與合約被媒體拿來討論,如今就連大聯盟老闆們的身價,也成為許多球迷們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近年來,在金融海嘯和歐債風暴等,眾多金融危機之後,大聯盟這些大老闆們的資產也都經過一番大搬風。

有趣的是,許多小市場球團的老闆們,反而在眾多富豪的30支球團中,脫穎而出,令人訝異。而以下就是根據美國媒體報導所列出的大聯盟10大富豪中的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