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熊出走,高雄人為何悶不吭聲?

原刊於新新聞周刊1237期

經營澄清湖球場長達七年之久的La new熊隊,將於明年球季開始,正式揮別高雄球迷,把主場北移至桃園。一如預期,此新聞在體育弱勢的台灣,並沒有引起輿論的熱烈討論,也爭取不到太多的新聞版面,由於正值五都大選期間,熊隊出走的議題,雖然勉強被三位大高雄市長候選人端出來隔空交火一番,不過,也僅僅如此而已。

從眾多管道得知,大高雄市民對這支用心經營的球隊出走,也多半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一向熱情的南台灣民眾對職棒的漠視,可看出職棒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已經大不如前。

大高雄民眾對職業球隊出走的冷漠反應,在職業運動風行的北美洲,可說是絕無僅有,因為在北美洲能夠擁有職業球隊,就代表著一個城市的經濟實力,因此許多美國的一級城市常擁有兩支以上的職業球隊,如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等。也由於屬地主義的落實與耕耘,因此該市的市民無不以家鄉的職業球隊為傲,更不用說,當有職業球隊要出走時所牽扯出的連帶效應。其中,最有名的例子要屬克里夫蘭布朗(Cleveland Browns)的出走事件。

一九九五年,克里夫蘭的職業美式足球隊—布朗隊老闆莫多(Art Modell)宣布將於次年球季把球隊移至遙遠的巴爾的摩。此話一出,就在第二天,克里夫蘭市民們就通過一項公投案,要求莫多當年答應支付高達一億七千五百萬美金、用來改建克里夫蘭市立運動場的支票兌現,希望藉此打消莫多搬走球隊的決心。但是市民的願望終究沒有達成,不僅如此,全體市民最後竟然須支付將近三億美金的稅金來建造新球場。

如此一來,生氣的克里夫蘭居民決定走上街頭抗爭,並不惜與球團老闆對簿公堂,事態之大,連美國國會也為此事件召開聽證會。由此可見,一支職業球隊的出走,不是球團老闆單方面從經營角度就可以拍板定案,還必須顧及市民的感受。經過北美美式足球聯盟(NFL)高層、布朗球團高層與兩市官員協商,最終決定克里夫蘭仍保留布朗隊,不過以莫多為首的經營團隊與球員們則是遷至巴爾的摩,並命名為烏鴉隊,而克里夫蘭將在新球場完工後,打造出一支全新的布朗隊。

雖然此事件看似有了一個雙贏的結局,但是在克里夫蘭運動迷的心中,布朗隊出走事件仍是一個無法抹滅的陰影,甚至比小皇帝詹姆斯(LeBron James)選擇離開騎士隊的影響力還深。由此看出,一支職業隊對一個城市的市民來說,早已跳出運動的框架,成為生活重心的一部份。

話說回來,這次La new熊的出走看似對大高雄球迷無關痛癢,這對一向用心經營球隊的老闆劉保佑來說,忍痛出走竟得不到任何挽留,想必有「真心換絕情」的痛楚。而對曾經孕育許多棒球好手的南台灣來說,高雄人的冷漠更是一大諷刺。身為台灣第二大都會的高雄,竟然連一支職棒隊都留不住,是否代表著其經濟與消費實力無法和其他城市抗衡?如果大高雄現在與未來的主事者無法正視此問題,那麼高雄想躋身亞洲大都會之林,恐怕只是一句空泛的口號罷了!

沒有留言: